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超级搞笑电影(浪漫情缘)13824795836--内容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相声剧本-单口相声 字数:  编辑:fanhoulai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09/10/12 22:15:25  最新修改:2010/7/10 15:49:16  阅读:
超级搞笑电影(浪漫情缘)13824795836
作者:鱼不痴
小品大全网专业代写各种小品、相声剧本。电话:电话:13715619157 QQ:870671008

超级搞笑电影(浪漫情缘)

1、摆渡酒吧。夜。内景。
(繁星跳下演出台,走到吧台前,把手中的吉它放在吧台上,看着正在擦洗酒杯的艳子)
繁星:艳子,帮我拿一下包!
(艳子看繁星一眼,放下杯子,弯腰拿出一只包,搁在吧台上,继续擦杯子)
艳子:还不死心呐?我劝你别再到处贴寻人启事了,女人只要是变了心,不会因为一张启事就回来的!要是我啊,看到分了手还被人到处贴小广告,气都气死了,更别提回心转意了!
(繁星听到这话脸上表情有点扭曲,他拿起包,扭头就往外走。)
(艳子出口长气,一边擦杯子一边看酒吧柱子上贴的寻人启事。)
(志高和大凡各自端着酒瓶等走过来,把盘子放在吧台上,大凡望望繁星的背影)
大凡:真是服了他了!
(志高拍拍吧台,看着艳子)
志高:繁星又去贴寻人启事了吧?
(艳子把杯子挂好,用抹布擦吧台)
艳子:是啊,我看他脑袋都有点不正常了!

2、城北大道。路上。夜。外景。
(夜深人静的大道上,繁星正在往路边张贴寻人启事。寻人启事上写的是:我有女友,名叫张燕,邵阳长大,人极漂亮,爱说爱唱,身形高瘦,像梁咏淇,有见到者,速与繁星联系。)

3、摆渡酒吧。夜。内景。
(繁星坐在吧台上,抚动吉它唱着悲伤的歌谣《不会忘记你》,旁边是一瓶啤酒一条毛巾被。)
(大凡从一侧走过来,边穿外套边往外走)
大凡:繁星,把你的衣服洗了吧,都馊了,要是再不洗,老板可就有扣钱的新招术了,你可别开这个坏头!
(繁星继续弹吉它,顺着歌的旋律唱)
繁星:洗了没地方晾!
(大凡笑了,把外套的拉琏拉上)
大凡:那你送干洗店吧,你刚来不知道,咱们酒吧马路对面往左就有一家,老板的女儿特别漂亮,你还可以饱饱眼福,说不定就能把你的那个张燕忘了!
(繁星气愤地乱拨琴弦,瞪着大凡。)
(大凡离开。)
(繁星望向贴着的寻人启事,眼神很受伤。)
4、彩票销售点。销售点店外。白天。外景。
(销售点外围着很多人,特别兴奋的场面,人们不断往里挤,有的手里扬着钱,口里叫喊着
别挤了,再挤就提前达到控制人口数量的目标了。)
(繁星从路北走过来,手里拿着几张寻人启事。)
(繁星走到彩民甲面前,拉了他一把,彩民甲意外地回头,看繁星。)
繁星:师傅,请问你一下……
彩民甲:(不悦地)啥事?别耽误我买彩票!
繁星:(出示寻人启事)师傅,麻烦你,你见过这个姑娘没有?她是我女朋友……
(彩民甲看了一眼寻人启事上的相片)
彩民甲:没见过,这可是中五百万大奖的好机会,你别耽误我发财!
(彩民甲继续往里挤。)
(繁星黯然离开。)

5、彩票销售点。店外。白天。外景。
(繁星吃着面包从路南走来,彩票销售点外已空无一人,地上一片狼籍。)
(繁星看了看销售点,店外橱窗张贴着一海报:彩金已滚至五百万,连续三期无人中大奖,真诚期待您的加入!)
(繁星犹豫了一下,把剩下的面包全填进嘴里,往彩票销售点店内走。)

6、彩票销售点。白天。内景。
(繁星走了进来,停在电脑前,打量着店里墙壁上贴的广告画。)
销售人员:(站起来)您买彩票吗?
繁星:多少钱一张?
销售人员:(坐下)不贵,2块钱一张,您是头一回买吧?说不定您真有这好运气!
繁星:(掏牛仔裤兜,左右摸遍,又摸后兜,摸出十元钱,递给销售人员)买十块钱的!
销售人员:(接过钱放进抽屉)自己选号还是电脑出号?
繁星:(无所谓地)你直接电脑出吧,我也不知道该选什么号码。
(销售人员操作电脑,五张彩票输出,销售人员撕下彩票,把彩票递给繁星。)
繁星:(接过彩票)谢谢啊!(转身出去。)

7、彩票销售点。白天。外景。
(繁星走出彩票销售店,坐在门口旁的台阶上,茫然地看着手里的彩票,又茫然地看看马路中间的车辆,长长地出了口气。)
(一阵子过后,繁星站起来正要走,看到地上一张两元纸币,繁星捡起钱,想了想,转身折回销售点。)

8、彩票销售点。白天。内景。
繁星:(递过两元纸币)请帮我我再买一张。
销售人员:(笑笑,放下手中的饭碗,接过钱放进抽屉)还是电脑出号吗?
繁星:(考虑了两秒钟)不,用我女朋友的出生年月日当号码。
销售人员上:(拿起投注单和笔递给繁星)那你填单子吧,一共是七个号码,上面都有,你自己选吧!

9、城市某街道。白天。外景。
(繁星站在繁华的人行道路口,手中高举放大的张燕照片,头上脸两侧都是汗水,脸被晒得通红)
繁星:老少爷们,有谁见过这个姑娘没有?有谁见过,请告诉我一声,她父亲想她想得都病死了……
老大妈:(走到繁星跟前停下)小伙子,这是你什么人啊?
繁星:(把照片拿在手中,展示给老大妈)大妈,这是我女朋友,您见过她没有?
老大妈:(看看照片,摇头)没见过!不过你这么找也不是办法,你对象是个大活人,这么拔腿一走啊,全中国这么大,人海茫茫的,哪这么容易找啊,你出来找她,你家里的父母亲同意吗?
繁星:(坚定地)我迟早能找到她,我相信我能!
(老大妈摇头走开。)
(繁星用一只手拿照片,甩甩另外一只胳膊,然后继续高举照片,朝过路的行人展示。)
繁星:老少爷们,有谁见过这个姑娘没有?

10、凤凰洗衣店。白天。内景。
(小萍在挂衣服,小萍母亲对着帐本算帐)
小萍父亲:(从后面走出来)给我点钱!
小萍母亲:(翻翻白眼)没钱!
小萍父亲:(一屁股坐下)又蒙我是不是?怎么会没钱哩?这每天的营业额少说也有一两百吧?我一要钱你就说没有,那钱都跑哪去了?你是不是在外面养小白脸了?
小萍母亲:(放下笔,一叉腰,面朝小萍父亲)我养小白脸?我没这么贱,五十多了还偷人,要偷我也趁年轻,不像你,老胳膊老腿的,还到处找小姐。
小萍父亲:我找小姐怎么了?小姐比你温柔,比你体贴,功夫比你强多了!
小萍母亲:(很生气的样子,拿起柜台上的计算机就砸小萍父亲)犯贱,怎么不得爱滋病滋死你……
小萍父亲:(躲避着)娶了你这种母老虎,不找小姐才叫一个冤……
小萍:(气冲冲地抢过母亲手中的计算机)妈,别吵了,给我留点脸行不行?
小萍母亲:(气愤地指着小萍父亲)小萍,你看看他配当爹嘛?你是个姑娘家,就他干的那些事,我都没脸跟你说……
小萍父亲:(理理头发,站了起来,走到抽屉边,拉开抽屉,一抽屉零钱,他抓起一把往衬衣口袋里装)别听你妈瞎说,我是馋了,想吃螃蟹,我去买两斤,晚上咱们吃螃蟹。
(说完,小萍父亲掀开柜台的一块板,往店外走了。)
小萍母亲:(朝小萍父亲"呸"一口)你死在外面才好哩,省得给这个家惹祸招灾!
小萍:(无奈地)妈!

11、凤凰洗衣店附近。路上。白天。外景。
(小萍父亲走在路上,媒婆迎面走来。)
媒婆:(看到了小萍父亲,面露喜色,快步走到小萍父亲对面停下,兴冲冲地)郭老板,大喜啊!
小萍父亲:(停下)啥喜?是不是哪发大水了,净往街上淌钱?
媒婆:(一捂嘴)瞧你说的,要有这好事,我早去了,还来得及喊你啊!
(小萍父亲笑。)
媒婆:我来给小萍保媒!姑娘要出嫁了,这还不算大喜事啊!
小萍父亲:(眼睛睁大,来了精神)对方有钱吗?没钱的可不行,我就小萍这一个孩子,我还得靠她养老呢!

12、凤凰洗衣店。白天。内外景。
(小萍母亲坐在椅上生气,小萍半靠柜台看着母亲,一脸无奈。)
媒婆:(笑呵呵地走进来)小萍妈,小萍,都在啊!生意还好吧!
小萍:(冷冰冰地)你不来就好,你一来就不好!
小萍母亲:(站了起来,走到柜台前,嗔怪地拉小萍一把,对媒婆赔着笑脸)是不是我上次托你的事有着落了?
媒婆:那当然了!我把小萍的照片给一个大老板看了,还告诉他小萍是本科毕业,是大学生,那个大老板可喜欢了,说总裁夫人的宝座就留给小萍了,专门托我来传话,这可是个好机会,那老板今年才整四十,人又高又胖,可富态了,从来没结过婚,我是没女儿,我要是有女儿啊,这种好事也轮不上你们家小萍了!
小萍:(拿起柜台上的一件衣服摔了一下)我不稀罕!
小萍母亲:(瞧一眼小萍)你回屋把菜洗了,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小萍不高兴地走进里面,媒婆悄悄撇撇嘴。)
媒婆:哟,小萍的脾气还这么大啊!
小萍母亲:你别管她,她懂什么,当初不让她上大学,她偏要上,你说咱这小门小户的,又没个当官的亲戚,上哪帮她安排工作去,现在的学校又不包分配,这下倒好,四年下来,钱花得不少,连个工作也找不到,也只有嫁人这一条道走了,咱们女人还不就图嫁个好男人嘛,这是改变命运的机会,你说是不是?
媒婆:(一迭点头)那是,那是!我跟你说,那个老板姓瞿,虽说没结过婚,可是实际情况我也不瞒你,我们这一行靠的就是诚信,可不敢搞假冒伪劣那一套,如今啊,到处都有打假的,捉到了还要倒掏钱,所以说,我得实话跟你说,那老板钱有得是,可孩子也有两个,都是外面的女人生的……
小萍:(满脸通红地冲出来)你别在这满嘴放炮了,快走吧,他有钱是他的,我不眼馋,你要是眼红,我看你还不如整整容去,自己嫁给他算了!
媒婆:(尴尬地)你还别说,要是再年轻二十年,我真就用这办法了!
小萍母亲:(看看媒婆的脸色,又看小萍)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礼貌?
小萍:什么样的人上什么样的菜,对她这种保媒拉纤的下三滥,我有必要客气嘛!
媒婆:(扭头往外走)好心不好报,活该你嫁不出去!
小萍母亲:(朝媒婆背叫)张师傅,张师傅,你改天再来,咱们详谈!
小萍:谈什么谈?妈,我求你了,别逼我嫁人了行吗?
(小萍母亲正要说话,繁星拎着衣服进来了。)
(小萍和母亲看看繁星,都不说话了。)
繁星:(把袋子放在柜台上)我干洗衣服,两件上衣,两条牛仔裤。
小萍:(拿起袋子看看里面的衣服)上衣一件五块,牛仔裤一条八块。
繁星:什么时候能取?我等着穿!
小萍母亲:(一边开票一边说)后天来取吧!
小萍:(把衣服掏出来)你后天这个时候来就行!
繁星:(掏出一张照片放在小萍面前)麻烦你看一下,见过这个姑娘嘛?
小萍:(看了看照片,摇头)没见过!
小萍母亲:(把票放在繁星面前,凑过来看照片)长得还可以啊!

13、张燕家。白天。内外景。
小萍父亲:(站在门外,拎着螃蟹,不断敲门)燕燕,燕燕是我,开门啊,我给你送螃蟹来了!
(屋内响起鞋的拖拉声,一直响到门口。小萍父亲笑了)
张燕:(打开木门,隔着防盗门)你怎么又来了?钱攒够了?
小萍父亲:(一脸坏笑)你先把门开开,我给你送大螃蟹来了,还是空运的哩!
张燕:(没好气地)没钱是吧?有钱你再来!
小萍父亲:你先让我进去再说!
张燕:螃蟹呢?递过来吧!
小萍父亲:(高高提起螃蟹)宝贝,快开门吧!
张燕:(用手拍拍防盗门上的栏)你先把螃蟹从这里塞进来,再回家拿钱去,没钱可不行!

14、凤凰洗衣店。晚。内景。
小萍母亲:(手中正在往牛仔裤上缝扣子,她把针上的线剪断,把针扎在上衣胸前)小萍,你说今天下来给咱们看照片的那个人看上去也不像是有钱的,穿得可真不赖,这两条牛仔裤可都是皮尔卡丹的!怎么也得千把块一条吧!
小萍:(低头看书)妈,你下辈子再投胎,干脆当钱算了,我看在这世上你就对钱亲!
小萍母亲:(把牛仔裤撂在柜台上,又拿起一件上衣)对钱亲就对了,钱不亲啥亲啊?钱能证明一切,也能验证一切,没有比钱再火眼金睛的东西了,人来到这世上,没有钱一天也活不下去!你别犯傻,那姓瞿的虽说年纪大点,野孩子也生了两个,可他有钱啊,就算结婚以后过不下去,你也能分他一半的家产,离了婚也不耽误你再找喜欢的!
小萍:(带有情绪得把书扔在桌上)你是我亲妈吗?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
小萍母亲:(把上衣扔下,盯着小萍)正因为我是你亲妈,所以我才不能看着你走错道,你千万别相信那些自由恋爱、幸福一生的鬼话,我跟你爸不就是自由恋爱嘛?可你看看,我们过得好吗?你爸他弄点钱就去外面乱搞……
小萍:(打断母亲的话)行了你,别说了,扣子缝好了吧?我洗去!
小萍母亲:兜我还没翻呢,你翻翻吧,别把人家的东西洗了,马虎的人多得是,回头又找咱们赔,我还得做饭去!
(小萍走过来,拿起繁星的衣服检查口袋。)
(小萍母亲把针拔下来,插在柜台上的针垫上,走进里面。)
(小萍放下上衣,拿起一条牛仔裤检查口袋,从后面的袋里找出那六张彩票来,小萍看看彩票,拉开抽屉,把彩票放了进去,又关上抽屉。)
15、怪三家。晚。内景。
(怪三手里正在剥一只香蕉,猴子蹲在桌上,很眼馋地看着。)
(怪三把剥好的香蕉递给猴子,猴子接过吃起来。)
怪三:(点烟抽,数落猴子)老怪,一会就轮到你大显身手了,昨天你表现得不好,在此提出口头批评一次,今天你要是再不能完成五个钱包的任务,我就要给你记过处分了,夜宵的福利待遇也得取消。干咱们这行容易吗,一天不出手就得喝西北风,该出手的时候一定得出手。
(猴子已几口吃完香蕉,将爪子往怪三面前一伸。)
怪三:(伸手打了猴爪一下)净想好事,活还没干好呢!我可警告你,别惹急了我,今天要是再完不成任务,我只好弄点兴奋剂给你吃吃,激发你的潜能,不过,这药听说有后遗症,到时候吃出个好歹来,别怪我不人道主义啊!
(猴子恐惧地用爪子蒙住了眼睛。)

16、商场外的广场。晚。外景。
(空地上摆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的全是拆开的和没拆的避孕套,陈明拿着一只充气的避孕套向行人推销着,头上戴着避孕套做的帽子。)
陈明:(麻木地笑)你好,请试用我们的新产品好吗?
(行人笑着躲开,陈明很失望地站在那里。)
小萍父亲:(一脸丧气地朝广场走过来,念叨着)钱,弄钱……
(小萍父亲走到离陈明两步远的地方,陈明发现小萍父亲,连忙凑上前,用一只手拍动避孕套球)
陈明:大爷,试试我们的避孕套吧!
小萍父亲:(站住,盯着陈明)你叫我啥?
陈明(不解地):大爷啊!
小萍父亲:(加大声音)我还不到六十岁,你就敢叫我大爷?大爷也是随便叫的嘛?最多我也就算是你的一个叔!
陈明:(点头哈腰)不好意思,大爷!
(小萍父亲瞪眼。)
陈明:大叔,是大叔!(说着,陈明把避孕套球一晃):大叔,试试我们的避孕套吧!
小萍父亲:(看看避孕套球,靠近陈明,小声地)有那种情趣的吗?上面带刺的那种?
陈明:(为难地)我们没有那种!
小萍父亲:你们老板太没眼光了,你应该把顾客的意见反映上去,多生产情趣避孕套,那才有市场!(说完,小萍父亲走开。)
陈明:(叹息,看到有一女行人走过来,迎上前去)小姐,您试试我们的避孕套吧!
女行人:(站住脚,气愤地)我还没结婚呢!我找谁用去?
陈明:太对不起了,我没看出来!
女行人:(愈发生气)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我长得太老了是吗?
陈明:(一迭连声地道歉)我不是这意思,对不起,对不起……
(女行人气愤地走开。)
(猴子悄悄溜过来,爬到放有避孕套的桌上,拿起一只拆开的避孕套,吹了起来。)
(陈明并没发觉,依然向经过的行人推销,行人却看到了猴子,停下来指点猴子笑,陈明转身看到猴子,气急败坏地跑过去)
陈明:(挥舞着避孕套球)哎,猴子,别捣乱……
(猴子拿着吹大的避孕套兴奋地跳动,行人大笑。)
陈明:(站在离桌子一步远的地方)猴子,快走吧,这里没有你能用的尺寸!
(行人笑得更厉害了。)
(陈明窘迫地回头看看行人,又去看猴子,猴子吱吱乱叫,挥舞避孕套去砸陈明。)
(陈明慌乱地接避孕套,很狼狈。)
陈明:(边接边说)今天真是倒了血霉了!
(猴子拿起一盒避孕套,跳下桌子,跑远了。)

17、张燕家。客厅。晚。内景。
(瞿远和张燕坐在沙发上,张燕梳着头发,瞿远在抽烟。)
瞿远:(把烟头扔在烟灰盅里,拿起包)行了,我还有事,今天不在这住了!
张燕:(放下梳子,勾住瞿远的胳膊)别走,留下来陪陪我!
瞿远:(拍拍张燕的手背)别闹了,我真有事!
张燕:不行,你不能走!我还有事没说呢!
瞿远:有事你就快说,你这种人还有什么话说不出口的!
张燕:我妈病了,急性心脏病!
瞿远:上次是你爸病了,从我这拿了3万,这一回又赶上你妈了,全天下的病都让你们家赶上了,明天你是不是又想说你病了?
张燕:(亲瞿远一下)真的,我没骗你!我妈的病没我爸厉害,只要2万就行!
瞿远:(甩开张燕的胳膊站起来):别跟我玩这些哩咯啷,明天我得办正经事,我得回家了!
张燕:(站起来)这刚提起裤子,你就不认帐了是吧?
瞿远:(笑)全天下的男人都这德性,跟你有交情的男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吧,你还能不明白这个?
张燕:(挥手要打瞿远)你王八蛋!
瞿远:(一把抓住张燕的手)婊子的巴掌我可不挨!
张燕:(大叫)你滚!

18、摆渡酒吧。晚。内景。
(台下,客人们一边喝酒一边听歌,在乐队的伴奏下,繁星唱着自己写的歌:寒冷冬天让我想起了你,那个不在我身边的你,那次离别的时候,我们没有相见,那个依旧灿烂的笑脸,从此之后我们失去了联络,我知道我已失去了你,可是你的心,永远留在我心中,成为我永远珍惜的回忆。)

19、凤凰洗衣店。饭堂。内景。
(小萍和母亲正在吃饭,父亲走过来坐下,拿起筷子就吃菜。)
小萍母亲:螃蟹呢?
小萍父亲:没买上,排队的人太多了!
小萍母亲:(冷哼)恐怕是同日的人太多了吧,没轮到你上场!
小萍:(停止吃饭,气愤地)妈!
小萍父亲:(笑看小萍)小萍,给爸盛饭去,饿得我头都晕了!
小萍:(放下碗筷站起来)我的头比你还晕!

20、凤凰洗衣店。小萍父母房间。晚。内景。
(小萍母亲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门口,小萍父亲推门进来,小萍母亲闭上眼睛假睡,小萍父亲擦试着头发走到床边,坐下,将毛巾扔在床头柜上,转身去摸小萍母亲。)
小萍母亲:(一下坐起来,瞪着小萍父亲)妓女罢工打一词,你知道是啥吗?
小萍父亲:(猴急地去解小萍母亲的睡衣)我知道这个干什么!别扯淡了,早点完成任务!
小萍母亲:(一把拂开小萍父亲的手,恶狠狠地)今天我抗日!

21、怪三家。晚。内景。
(桌上放着一盒避孕套。怪三站在桌边盯着避孕套,又气又恨的表情。猴子蹲在桌上。)
怪三:(指着猴子)老怪,你让我说什么好,我一没老婆,二没情人,你让我跟谁用去啊?再说了,这个号码是加大的,太不适合我了。让你偷钱包,偷首饰,要是你偷到钱包,我完全可以自己去买,用得着你闲吃萝卜淡操心嘛!
(猴子用手捂住了眼睛。)
怪三:(右手去揪猴子的耳朵)老怪,别给我装小可怜相,你现在就给我上岗去,今天晚上必须加班两个小时。
22、凤凰洗衣店。门外停车区。白天。外景。
(瞿远的奔驰车停在那里,瞿远和媒婆俩人坐在车内,都盯着凤凰洗衣店。)
媒婆:(指着凤凰洗衣店)就是这一家,你自己进去吧,那姑娘的脾气比大粪味还冲,我可是领教够了,不过,事成之后,说好的谢媒钱一分也不能少!
瞿远:(望着凤凰洗衣店)这全天下的女人就没有不低头的,关键要看钱多少!放心吧,这事我有经验,再说,这一回我是名媒正娶,又不是让她当情人,她能有什么不愿意的!
媒婆:你去吧,我吹会空调,今天的气温得有30度!
瞿远:(推开媒婆一侧的车门,看着媒婆)你下车!
媒婆:(看着瞿远,不高兴地)怎么着啊?卸麿杀驴?
瞿远:我车里啥东西都有,要是少了啥到时候怕你说不清楚,你先走吧!
 
23、凤凰洗衣店。白天。内景。
(小萍趴在柜台上看一本《荼花女》,瞿远走进来。)
(小萍看了瞿远一眼,瞿远把包放下,双手搁在柜台上,死盯着小萍)
瞿远:我免贵姓瞿!
小萍:(头也不抬地,没好气地)今天不营业,哪凉快哪呆着去!
瞿远:(将戴有金表的手腕往小萍面前晃)我的表好像不准,现在几点了?我对对表!
(小萍白瞿远一眼,继续看书。)
瞿远:(看了一眼书皮)《荼花女》,这可是世界名著啊,是大仲马的弟弟小仲马写的吧!仲马家的老爷子可真了不起啊,会教育儿子,俩儿子都是大作家!
(小萍笑出声来。)
瞿远:(审视着小萍的脸色)商场上的朋友都说我有幽默感,看来你也有这样的感觉!
小萍:(收敛笑容,将书往柜台上一拍)我们山东人有句话,我说给你听听,看你能不能听懂!
瞿远:我还以为你想乍考验我呢,不就是一句话嘛,你尽管说!
小萍:(脸色一变)滚熊!
瞿远:(念叨着)滚熊!(念叨了两遍,不解地看着小萍):熊会打滚吗?这可真是头一回听说,怪我,这真怪我,是我太孤家寡闻了!
小萍:(气愤地朝里面喊)妈,妈,快出来,有人来捣乱!
瞿远:(来劲似地,也往里面看)咱妈她老人家在家是吧,快请出来,我也好拜见未来的岳母大人!

24、凤凰洗衣店。白天。外景。
(小萍拿着晾衣杆将瞿远赶了出来。)
瞿远:你别生气啊,有话咱好好说,有条件你尽管提就是……
(小萍手执晾衣杆站在凤凰洗衣店门口)
小萍:咱们俩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你死了这条心吧,以后别来了,要是让我再看到你,我就报警。
瞿远:什么不是一条道的人,火车铁轨还有并轨的时候呢!更何况是活生生的孤男寡女,咱们俩的问题属于家庭内部矛盾,你何必麻烦警察同志!
陈明:(跑过来,看看瞿远又看小萍)小萍,出什么事了?他欺负你了?
瞿远:谁欺负小萍了?我心疼她还来不及呢!
小萍:别理他,刚从安宁医院跑出来的精神病,走,咱们进去!
(陈明跟小萍进凤凰洗衣店去。)
瞿远:(望着俩人的背,往地上吐了一口)妈的,老子非把你搞到手不可,搞完了我还不娶,我看你上哪买后悔药吃去!臭小子,你等着,有你求饶的时候!
(瞿远走向奔驰车。)

25、凤凰洗衣店。白天。内景。
(小萍带着陈明走进柜台里面,小萍拾起柜台上的书,陈明小心翼翼地往里张望)
陈明:你爸妈不在吧?
小萍:不在!
(陈明松了口气,坐下。)
小萍:(把书捧在胸口,看陈明)你这是从哪来的?工作找到了吗?
陈明:(沮丧地)工作实在是太难找了,我都快愁死了!
小萍:(着急地)那可怎么办啊?我没工作,你要是也没工作,咱俩的事哪年哪辈子才能告诉家里啊?
陈明:没工作又不是我的错!
小萍:咱们毕业都一年了,别的同学都找到工作了,就咱俩不行,以后连同学聚会也没脸参加了!
陈明:不参加也好,既省钱又不丢面子。
(小萍叹息。)
陈明:(瞧瞧小萍的脸色,小声地)我这几天是罗锅上山!
小萍:(接着陈明的话)又(前)钱紧了是吧!
(陈明正要说话,小萍父亲进来了,看到陈明脸色一紧)
小萍父亲:小萍,这是谁?怎么能随便放人进去?也不注意点影响!

26、瞿远办公室。白天。内景。
(瞿远气哼哼地坐在老板椅上,抽着中华烟。)
马仔:(进来,走到老板桌前,恭敬地)老大,您有什么吩咐?
瞿远:别老大老大的,叫瞿总,说多少次了,怎么还叫错啊?
马仔:是,瞿总,您有什么吩咐?
瞿远:你小子鬼主意多,你帮我出出主意,那洗衣凤凰不买帐怎么办?
马仔:(想了想)瞿总,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瞿远:要是能来硬的,我还找你干什么?你是纯心想让我身败名裂是吧?强奸犯在监狱里都被人瞧不起,我过手的女人也不少了,经验告诉我,硬的不行!
马仔:要不,您投资一个新项目,把那片地方规划了,建个高档住宅小区,到时候把她们家的凤凰洗衣店也买了,让她们无家可归,你再来个雪中送炭,不就齐活了嘛!
瞿远:(把烟摁进烟灰盅,探起身子伸出手)头伸过来!
(马仔连忙把身子弯下,脑袋往前伸。)
瞿远:(敲马仔的脑袋几下)就我这点钱,没把楼盖起来就成光屁股蛋了,还哪来的实力雪中送炭去,你以为房地产是有点钱就能搞起来的?

27、时代广场。白天。外景。
(怪三坐在长椅上抠脚指头,繁星拿着张燕的照片走过来,一直走到怪三跟前停下。)
繁星:(把照片拿给怪三看)请问你见过这个姑娘吗?
怪三:(边抠脚边看照片)见过,她叫燕燕。
繁星:她不叫燕燕,她叫张燕!
怪三:她就叫燕燕,是她亲口告诉我的,不过也有可能,夜总会的小姐都用假名!
繁星:(气愤地收起照片)你胡说,她不可能是小姐。
怪三:你爱信不信,我在辉煌夜总会见过她,她在那当小姐!
繁星:(扔下照片,一把揪住怪三,一拳打在怪三脸上)我叫你胡说,叫你胡说……

28、有情网吧。白天。内景。
(怪三手拿一张上网卡在网吧里闲转着,眼睛四下里乱扫,网民们认真上网,没人留意到怪三的到来。他停到左右两旁都没有人上网的网民身后,网民正在聊QQ,怪三盯着看了一会儿,从袋里掏出一支笔,悄悄在手背上记下网民的号码,然后走开。)
(怪三走到网民对面的电脑前坐下,开机,登录QQ,申请加网民的号码为好友,在身份验证栏里,怪三用拼音敲出了一行字:我是陈晨,就在有情网吧外面,快出来,有东西给你!)
(网民收到消息,站起来,往网吧外走。)
(怪三瞅瞅左右,小心翼翼地伸手把对面桌上放的包和衣服拖了过来,然后拔卡离开,脚步急速。)
(一阵过后,网民回来,发现包和衣服不见,着急地四处张望)
网民:(大声地)网管,网管,我东西不见了!
(周围的网民投来好奇的眼光,网管急匆匆地跑过来。)

29、公厕男部。白天。内景。
(怪三蹲在蹲坑上,旁边的包已经打开,不重要的东西洒了一地。怪三把挂在门上的衣服拿下来,翻开看商标,用手摸摸衣服的质地,又检查了一下接口处,顺手扔在了身后的垃圾筒里)
怪三:(晦气地)妈的,又是水货!
怪三:(从包里拿出一支笔,一边念叨一边往门上写字)天生一个仙人洞,无数风光在洞中。

30、医院急救门诊。白天。内景。
(护士正在给繁星用棉球清洗头部伤口,繁星一声不吭。)
护士:你这是被人打了还是打了人了?
繁星:这有分别吗?
护士:当然有分别了,如果是被人打了,这伤就代表着耻辱和不值;如果是打了人留下的伤,这心里肯定过瘾!
(繁星笑笑。)
护士:(放下棉球和镊子)最少得缝三针,伤口在头上,还是别打麻药了,待会你忍着点疼!
繁星:(伸手从袋里摸出一张张燕的小相片,递到护士眼前)护士,请问你见过这个姑娘吗

联系电话:13824795836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品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小品剧本网www.xiaopinjuben.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关于我们 | 专业代写剧本 |交易方式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信息

小品剧本交易QQ:870671008    剧本交易联系电话:13715619157

备案号粤ICP备100312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