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年轻的时候--内容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话剧剧本-经典话剧 字数:  编辑:bbbb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0/1/11 15:27:13  最新修改:2010/1/11 15:27:13  阅读:
年轻的时候
作者:璇二姐
小品大全网专业代写各种小品、相声剧本。电话:电话:13715619157 QQ:870671008
第一幕
  第一场
  艺术系大四女生寝室。深夜。窗外正传来一阵阵风声。
  小美正准备关灯。
  莉莉:不,别关灯!
  小美:不关灯我睡不着。已经是晚上11:30了,该睡了。
  莉莉:求求你,千万别关灯,我怕。
  小美:你怕什么?你神经啊?
  莉莉:你听――
  小美:(静听风声)不就是刮风声嘛?这有什么好害怕的?
  莉莉:你再仔细听――
  小美:(静听风声)你听到什么了?
  (拟音:好好想想吧,好好想想吧)
  莉莉惊叫。甜甜被惊醒。
  甜甜:(问小美)怎么了?怎么了?
  小美:(莫名其妙)我不知道。你问她。
  甜甜:(问莉莉)你怎么了?
  莉莉:窗外正传来可怕的声音。你们听――
  小美:我可什么也没听见。
  甜甜:(问莉莉)你听见了什么?
  (拟音:好好想想吧,好好想想吧)
  莉莉:(惊恐地)你们听见了吗?多么可怕的声音!
  甜甜:(疑惑地)她到底怎么了?
  小美:我也不知道。我要关灯睡觉,她不让关。她说听到了可怕的声音。可是我什么也没听到。她是不是发烧了?
  甜甜下床,一手摸莉莉的额头,一手摸自己的额头。
  甜甜:(疑惑地)没发烧啊。(对莉莉)亲爱的,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莉莉:我害怕。外面有个男人在低声嘀咕,声音好恐怖。怎么?你们都没听见嘛?
  甜甜:他嘀咕什么?你快说。
  莉莉:他说……他的话好象是对着我说的……他说,他说……
  小美:他说什么?你快说呀!
  莉莉:他说――好好想想吧,好好想想吧――
  甜甜: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们什么都没听见。
  莉莉:我听见了,真的有人在说话,我不骗你们。
  甜甜:亲爱的,别闹了,该睡了。要么,我来拉吹一支曲子给你听吧。
  莉莉感激地点了点头。
  小美用口琴吹奏《当我们年轻时》。
  外面传来抗议声:“你们发什么疯啊?还让人让人睡觉啊?
  (灯光渐暗)
  
  第二场
  第二天清晨。外面传来敲门声。
  小美:(迷糊地)谁呀?
  一男人:是我呀。芳芳在吗?
  小美:你敲错了,她住隔壁!
  甜甜:(被惊醒)啊?几点了?
  小美:9点半了。
  甜甜:啊呀,完了完了,睡过头了,误了大事了。我早上8点要赶到电视台考试呢,现在全完了。都怪这该死的莉莉。(向莉莉的床头)莉莉!莉莉!咦?人呢?她去哪了?
  小美:不知道。会不会是去电视台考试去了?我好象听她说过今天要去电视台考试。
  甜甜:不会吧?我怎么从来没听她说过?她走的时候为什么不叫醒我?
  小美:她可能不知道你也要去电视台考试吧,我也是刚才第一次听你说起哩。(兴灾乐祸地)谁让你的保密工作做得那么好啊?
  甜甜:(带哭腔)都怪你们两个讨厌鬼!要不是你们昨天晚上吵得那么晚,我今天就不会误事。
  小美:喂,你有没有搞错啊?我也是受害者哩,你可别把气冤枉撒在我身上。你这一套,用在男生身上管用,用在我身上我可不卖帐哦。
  甜甜:(拿一本书往桌上摔)怪我自己倒霉,这总行了吧?
  小美:喂,小姐,你哪有那么大的火气啊?你下次要再这样乱发脾气,我可不理你了哦。你好好想想吧。
  甜甜:(若有所思地)咦,这话好耳熟哦。这不是莉莉昨晚说的话嘛。喂,小美,你说莉莉昨晚发什么疯啊?她是不是最近受了什么刺激啊?
  小美:你们两个平时不是无话不谈嘛?她的事,你应该最清楚啊。
  甜甜:谁说的呀?别看我们天天耗在一起,其实相互之间也没有多少真心话说。她最近可能是有点心事,有几次想说给我听,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小美:(心情复杂地)我知道。她最近和大兵闹得不愉快。具体原因不是很清楚,反正大兵最近几天都没来找她。你说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他们从前不是天天如胶似漆的吗?
  甜甜:他们闹,不是正合你意嘛?
  小美:(掩饰地)你胡说些什么呀?我不懂你的意思。
  甜甜:别装了,你呀,做梦都想把大兵搞到手,你以为别人都没长眼睛啊?
  小美:瞎说什么呀?我才不稀罕他呢。我要是真想和他怎么样,还轮得到莉莉嘛?
  外面传来敲门声。
  小美:谁呀?
  大兵:我,大兵。莉莉在嘛?
  甜甜:说曹操,曹操到。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他说呀?要不要我回避一下?(见小美不置可否,微笑着下)。
  小美:(冲大兵冷冷地)莉莉不在。你找她有什么事?要不要我转告?
  大兵:(尴尬地)不用了。我回头再来找她。
  小美:(冷冷地)你不想进来坐坐吗?
  大兵:(尴尬地)不了,我还是回头再来。
  小美:(冷冷地)那就不送了。
  大兵下。小美望着他的背影愣了半天,然后气恼地把一本书摔在桌上。
  (渐隐。)

  第二幕
  第一场
  学校操场边。莉莉坐在一张长条椅上,手上拿着一瓶酸奶,
  望着远方出神。大兵上。
  大兵:莉莉,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干吗?我找了你一个钟头了。
  莉莉默默无语。
  大兵:还在生我的气啊?我那天不该那么性急,请你原谅我。
  莉莉默默无语。
  大兵:那套房子已经租好了,床垫太旧了,我想去买一套新的席梦思,我们上午一起去好吗?
  莉莉:你把房子退了好吗?我不想去住了。
  大兵:(生气地)你又来了,你又来了。三天了,你还没相通啊?
  莉莉:(歉疚地)对不起,大兵,我不想去住了。我得好好想想。
  大兵:你怎么能这样?为了这一天,我们已经等了好久了。看看班上别的情侣,人家早就在一起过小日子了,多让人羡慕啊。而你,到现在还犹犹豫豫的,你担心些什么呀?我们不早就是老夫老妻了嘛?
  莉莉:没有的事,不许你乱说。
  大兵:(抱怨地)要是别人知道,我们在一起那么久,可我到今天还没有真正碰过你,别人一定会笑话我的。(恳求地)莉莉,这回听我的好嘛?
  莉莉:(若有所思地)再过三个月,我们就毕业了,我们之间就结束了,对吗?
  大兵:是啊,毕业以后,我们就各奔东西了。今后要见上一面都不太容易了。
  莉莉:明知道结果是这样,我们如果还要那样,你觉得我们这样做对嘛?
  大兵:对不对,谁知道呢?我只知道,两个人在一起相爱,每一天都应该珍惜。美好的初恋,不应该留有空白。既然投入地爱了一次,从开头到结尾,所有的过程都要经历一遍,免得今后回想起来遗憾终身。
  莉莉:这样就不会遗憾了吗?
  大兵:遗憾总要少一点吧,至少曾经拥有过。你说呢?
  莉莉默默无语。
  大兵:你不说话,代表你同意了。嘻嘻。小乖乖,听话,我们这就买席梦思去。
  莉莉:不。你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吧,我的脑袋很乱,我想清静一下。
  大兵动手去拉莉莉,甜甜上。
  甜甜:呀,我什么都没看见。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欲转身离去)
  莉莉:甜甜,你不要走,我们只是在一起随便说说话,不碍事的。
  大兵生气地瞪了莉莉一眼。
  大兵(对甜甜):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你们聊啊。
  大兵下。
  甜甜: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坏了你们的好事啊。
  莉莉:没有啦。
  甜甜:你们最近是不是在闹别扭啊?
  莉莉:没有啦。
  甜甜:我听说,你们最近租了一套房子,准备过小夫妻生活呀,好羡慕你们哟。
  莉莉:没有的事,不许你瞎说。
  甜甜:还不好意思承认呢。跟你说吧,你们租的那套房子在哪个位置,人家都跟我说了呢。
  莉莉:你不要说了嘛,没有就是没有,没有就是没有。
  甜甜:我一向把你当作知心朋友,有什么话都对你说,你却从来不跟我说实话。我看错你了。不说就不说吧,看谁以后还理你。(佯装生气,转身欲走。)
  莉莉:好姐姐,别走嘛。我错了还不行吗?
  甜甜:你承认了?
  莉莉点点头又摇摇头。
  莉莉:我想不清楚。我怕。
  甜甜默不作声。
  莉莉: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甜甜:别问我,我不知道。
  莉莉:你从前不是曾经有过这方面经历嘛?他毕业了以后,你不是还去珠海看过他嘛?你有什么体会,跟我讲讲吧。
  甜甜:我以前多次跟你说过,不要提他,不要提他。你又提起他来了,我讨厌你。
  甜甜下。
  
  第二场
  学校咖啡屋。大兵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闷酒,小美上。
  小美重重地坐在大兵对面的位置上,大兵头也没抬,小美生气地将他手中的啤酒瓶抢了过来,把啤酒往菜盆里倒。
  大兵:干吗呀你?
  小美:(冲服务员)来两瓶小瓶的红星二锅头。
  服务员:(画外音)好嘞。
  小美:来,干杯。
  大兵将杯中白酒一仰而尽。
  小美:你好象心事挺重哦。怎么,你和莉莉闹别扭啦?
  大兵:(掩饰地)没呀,我们挺好。
  小美:(漫不经心地)莉莉昨晚的事,你听说了嘛?
  大兵:(惊讶)昨晚?什么事?
  小美:(卖关子)你不知道啊?既然你不知道,我就不说了。
  大兵:说嘛。
  小美:你叫我说我就说啊?那我岂不是一点面子也没有?
  大兵:服务员!再来一份啤酒烧鸭。
  服务员:(画外音):好嘞!
  大兵:点了你最爱吃的菜,这下你该说了吧。
  小美:要是你不是有求于我,这个菜我一定是吃不到的吧?有了新欢,旧人便不值钱了,对吧?你居然还记得我爱吃啤酒烧鸭,多不容易啊。大兵同学,舍不舍得点菜是你的事,愿不愿意吃是我的事。我走了,你慢用吧。(起身欲走)
  大兵一把抓住她的手,想让她留下。
  小美:请放手。
  大兵:别走,求你了。
  小美:大兵同学,请你把手松开,不要逼我骂你。
  大兵悻悻地把手松开。
  小美下。
  一人三十多岁的戴眼镜的年轻人走过来,坐上小美刚才的那个位置。他冲大兵微笑致意,大兵厌恶地把脸扭向一边。
  服务员端上一份啤酒烧鸭。
  服务员(冲大兵):您的啤酒烧鸭。
  大兵:把它退了,我不要了。
  服务员:已经做好了,不能退。
  大兵:我偏要退。
  眼镜子:二位二位,你们看这样好不好?我呢正好想要一份啤酒烧鸭,这位同学如果愿意,就把它转让给我好了。
  大兵并不答话,把买单的钱往桌上一拍,起身离去。
  眼镜子:(诧异地)如今的大学生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服务员:您也是大学毕业的吧?
  眼镜子:是啊,毕业十年了。这次特意回母校看看。
  服务员:哦,老牌大学生哦。如今的大学生跟你们那个时候不好比,他们除了泡妞比较能干,其它方面都一塌糊涂啊。
  眼镜子:刚吃进一只鸭腿,听了他的话,一下子梗住了。服务员连忙帮他拍背。
  (渐隐。)
  
  第三幕
  第一场
  女生寝室,下午。莉莉在用电子琴弹奏《当我们年轻时》、小美在用扑克牌给自己算命。
  小美:(自言自语地)不会吧?到28岁我还找不到老公?三只脚的天鹅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会找不着嘛?哼!(小美气愤地把扑克牌摔在桌上。)
  外面传来敲门声。
  小美:你去开门,肯定是你们家那个宝贝大兵来了。
  莉莉很不情愿地打开门,眼镜子站在门前。
  莉莉:你找谁?
  眼镜子:我不找谁,我只是来看看。
  莉莉:女生寝室,有什么好看的?
  莉莉欲把门关上,眼镜子连忙解释。
  眼镜子:同学,别误会。我是这个学校的老校友。这是我毕业十年来第一次来母校。这是我的名片。(莉莉接过名片看)
  小美:(走上前来)给我也来一张。呀,北京蓝天公司董事长,您还蛮有本事嘛。这张名片不会是骗人的吧?
  眼镜子尴尬地笑了一笑。
  莉莉:您要不要进来坐坐?
  眼镜子:(感激地)谢谢,不必了。我看一眼就走。(自言自语地)十年了,到处都变了,可是这个房间还没有变,还和我印象中的一模一样。
  莉莉:您在说什么?
  眼镜子:我一直想来看看这个房间,当年我的女朋友就住在靠门的这张上铺。她常常在房间里拉小提琴,就是你刚才拉的那首曲子。有一次我听得入了迷,忍不住想知道拉琴的人到底是谁,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小美:您进来坐吧。
  莉莉:您喝水。
  眼镜子:谢谢。
  莉莉:你们就这样认识了?那后来呢?
  眼镜子:毕业的时候,我回北京,她去了宁夏,我们从此失去了联系。一晃就是十年了。真快啊。
  莉莉:十年当中,你都没有找过她嘛?
  眼镜子:找过了,找不到。年轻的时候,拥有的东西,不懂得珍惜,失去了,便再也找不回来。遗憾啊。
  小美:她叫什么名字?
  眼镜子:她叫徐梅花,名字很土,但人很漂亮。
  小美:徐梅花?莉莉,我们的班主任不是也叫徐梅花嘛?(对眼镜子)你要找的那个人,会不会就是我们的班主任呢?要不要我帮你问问?
  眼镜子:不用了。谢谢你。叫这个名字的人挺多的,不会那么巧。再说,如今就是真找到了,也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双方都已成了家,都要对家庭负责任啊。
  眼镜子下意识地点燃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两口,莉莉被呛得咳嗽起来,眼镜子连忙把烟掐灭亡,不好意思地起身。
  眼镜子:谢谢你们两位同学热情招待,我该走了,不打扰你们了。
  莉莉:那你慢走啊。
  小美:我们不送了啊。
  眼镜子:打扰了,打扰了!
  眼镜子下。
  小美:这人挺怪的哦。
  莉莉陷入了沉思。
  小美:美女,你在想什么?
  莉莉:(惊醒)啊?你说什么?
  小美:你又在想你们家宝贝大兵,对不对?
  莉莉: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的头脑很乱。你说。(欲言又止)
  小美:你想说什么?我听着呢。
  莉莉:我在想,刚才那个男人,对原来的女朋友感情一定很深。那他们为什么要分开呢?既然能分开,那就说明感情还不够深吧。既然感情不够深,那为什么还会长久思念呢?既然长久思念,就说明感情还是很深,那他为什么不去找她呢?他是真找不到,还是不想找,不能找?如果找到了,他们见面时会怎么样呢?
  小美:你呀,不用替古人担忧吧,还是把自己眼下的事情处理好。你和大兵今后的事,你想过吗?
  莉莉:今后的事,我不知道。终归是要劳燕双飞的吧。
  小美:听说你们打算出去租房?
  莉莉:你听谁说的?
  小美:(酸酸地)你爱他吗?
  莉莉:有点吧。我也说不准。
  小美:你们在一起处这么久,爱不爱他还说不准啊?那你当初是怎么看上他的?
  莉莉:当初你们都有男朋友了,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寂寞呗。总觉得自己有点没面子。
  小美:你今天总算是说实话了,原来你也是闹着玩的。
  莉莉:(辩解)你们都不是这样的嘛?谁又是当真的?你说,班上这么多对,谁能最终走上红地毯?大家还不都是一样?
  小美:(感慨地)人也是怪,说是闹着玩,时间一长就玩出感情来了,可是最终又不会有结果。幸好我抽身得早。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莉莉:我也不知道。我得好好想想。
  小美:那你就一个人好好想吧,我不陪你了。(转身出门,又折返身)对了,中午我看见你们家大兵了,正一个人在咖啡屋喝闷酒呢。样子比霜打的茄子好不了多少。嘻嘻
  小美下。

  第二场
    莉莉正望着小美远去的背影发呆,甜甜和班主任徐老师进来了。
  莉莉:徐老师好!
  徐老师:好,好。
  甜甜:徐老师听说你昨晚有点不舒服,说什么也要来看你。
  莉莉:我没有不舒服啊,谁要你多嘴的?
  徐老师:怎么有股烟味?你还会在寝室里偷偷抽烟啊?
  莉莉:不是。刚才来了一个30多岁戴眼镜的怪人,专门来看看我们这个寝室,说是他女朋友曾经住在甜甜睡的这张床。他还说了她女朋友的名字,居然和您的名字一模一样哩。(开玩笑地)我和小美当时就想,这兴许是老师您的初恋情人呢,嘻嘻。你看,他的名片还在这呢。(把名片递给徐老师)咦,他的香烟和打火机都忘了带走啊?好漂亮的打火机哦。
  徐老师接过名片,反反复复地看,忽然感到天旋地转。
  甜甜:(连忙扶徐老师坐下)徐老师,您不舒服吗?
  徐老师:不要紧,年纪大了,经常会头晕,莉莉,快给老师倒杯白开水。
  莉莉:好嘞。
  甜甜乖巧地给徐老师捶背。
  甜甜:徐老师,好一点了吗?
  徐老师:好多了,你不用捶了。(对莉莉)你昨晚怎么了?是不是最近有什么心事啊?
  莉莉:没有啦。
  徐老师:你那是一种病,幻听。我也曾经有过。一个人心事太重,精神压力太大,就容易产生这种情况。你跟老师说:是不是感情方面的事啊?
  莉莉:没有啦。
  徐老师:不肯跟老师说实话!莉莉呀,你的事,我也大概知道一点,你不要瞪着甜甜,我不是从她这儿听到的,是男生说给我听的。老实说,如今学校对这方面是比较宽容的,我这当老师的,对这方面的事听到了也假装没听到。孩子们都大了,管多了不好,想管也管不了。多的话我也不说了。我以前推荐你们看的那本书――弗洛姆的《逃避自由》,你们都看了吗?
  甜甜:(不好意思地)我们都拿来看了,但都看不下去。哲学书,读起来太吃力了。
  徐老师:我就猜到了。你们这些人,生活在好时代,吃的、玩的都比我们那时多多了,各方面限制也比我们那时少,你们活得远比我们轻松自在。但这也带来了一个很大的坏处,就是心态浮躁,脑袋不愿思考,所以头脑比我们那时的人简单得多,看看大家做的事,有时候真觉得挺纳闷的。
  甜甜:老师批评的对。
  徐老师:《逃避自由》说的是什么呢?自由是个好东西,同时它也是个很沉重的东西,它意味着更多的责任。因为你是完全自由的,你就必须对自己的选择承担全部的责任。从某种意义上说,人们在自由的状态下承担的精神压力要远比不自由时大得多。现在的年轻人不懂得这个道理,以为没人管,就可以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到了事情不可收拾的时候,再来后悔,那就什么都晚了。莉莉,你说是不是这样?
  莉莉:(带着哭腔)徐老师,我没干傻事,您不用担心我。
  徐老师:什么是傻事,什么是聪明事,我说了不算,你也用不着听我的。我只是说,不管是干什么,傻事也好,聪明事也好,那都是你自由选择的结果,你必须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所以,凡事好好想想,想清楚了再去做。如今,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界限已经不是那么明确了,但每个人心里要有个标准,要有个界限。我想,这个界限的最低限度,就是尽可能不给自己今后的生活添麻烦。
  莉莉:(真诚地)老师,我知道了,谢谢您。
  甜甜:老师,您当初读大学的时候,谈过恋爱嘛?当时的情形是什么样子,您和我们说说吧。
  莉莉:您和我们说说吧。
  门外传来敲门声。
  莉莉一打开门,看见眼镜子站在门前。
  莉莉:你是来拿香烟和打火机的吧?
  眼镜子:真对不起,又给你们添麻烦了。他的目光和徐老师的目光相遇,惊讶得把打火机掉到地上。
  眼镜子:梅花?
  徐老师愕然地看着他。
  眼镜子:梅花?真的是你吗?梅花?梅花?
  徐老师把头伏在桌上,轻声抽泣起来。
  甜甜:老师,您怎么了?
  莉莉轻轻拉了拉甜甜的衣襟,甜甜会意。二人一同下。

  第四幕
  第一场
  学校的小树林里。眼镜子、徐老师相依相偎地坐在一起。
  眼镜子:还记得吗?当年我们就是坐在这棵树下。这棵树还和当年一样,我们却老了许多。
  徐老师:10年了,真快啊。
  眼镜子:毕业第二年,我就去宁夏找过你,他们说你走了。谁也不知道你去了哪里。这么多年,没有一个同学知道你的消息,我以为,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我们还能相聚在梦开始的地方。
  徐老师:你讲起话来还是那么富有诗意。现在还写诗嘛?
  眼镜子:早就不写了。
  徐老师:我还记得,你当年一接到稿费单,就去学校门口买一大袋爆米花,站在我宿舍下面大呼小叫。我每次走到宿舍下面,就会回想起当年的情景。
  眼镜子:离开宁夏后,你去哪里了?你是怎么回到这里工作的?
  徐老师:(神色暗淡地)去了很多很多地方……
  眼镜子:(痛心地)我知道,你的日子一定过得很艰难……
  徐老师:不说这个了。你现在幸福吗?
  眼镜子:我去年才结的婚。我一直在找你。
  徐老师:她漂不漂亮?有她的照片吗?
  眼镜子拿出钱夹,给徐老师看照片。
  徐老师:(酸酸地)哦,又年轻,又漂亮。比我强多了,我已经老了。
  眼镜子:你的先生好嘛?
  徐老师:不太好。他下岗了,天天喝闷酒,脾气很大。
  眼镜子:那你为什么不离开他?
  徐老师:(转移话题。幸福地)你来看看我们家的合影吧。
  眼镜子拿过照片反反复复地看。他把眼镜摘下来,用手帕擦了擦,又继续看。
  眼镜子:我的天,你儿子长得多帅啊,他长得和我小时候一模一样。
  徐老师默默无语。
  眼镜子:你儿子都有这么大了呀。他该上小学了吧。
  徐老师:9岁了,上小学3年级。
  眼镜子:9岁了?这么大了呀?(猛然怔住)你说他多大?9岁?
  徐老师哽咽着点了点头。
  眼镜子:(自言自语般地)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毕业前夜那一次?我要疯掉了,我的孩子?(声嘶力竭地)你怎么不早说?你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
  徐老师伏在他肩上哭泣。
  眼镜子:你带我去见他,我要看看我的孩子。
  徐老师:(轻声地)不!
  眼镜子:我要看着他的眼睛,让他叫我一声爸爸。
  徐老师:(轻声地)你别说了,这不可能!
  眼镜子:我要带着你和他一起走。我要把他送进世界上最好的大学,我要带着你们娘儿俩,我们一家三口去环游世界,去纽约、去伦敦、去巴黎。。。
  徐老师:(神往地)去巴黎?(猛然回神)那我的丈夫怎么办?
  眼镜子:(狂热地)我可以给他钱,给他20万?给他50万?给他100万?他要多少给他多少,我要带你们走。
  徐老师:不,你别说了。过去我们干了傻事,现在不能再干傻事了。
  眼镜子:(坚定地)我要我的孩子!
  徐老师:(坚定地)不!
  眼镜子:(大声地)我要你们跟我走!
  徐老师:(歇斯底里地)不!
  眼镜子:(温柔地)你是担心他吗?我可以给他钱,很多很多的钱,随便他要多少……
  徐老师:(轻声地)不!
  眼镜子:(忧伤地)你爱他?你很爱他?看着我的眼睛。如果你说是,我就什么也不说了。
  徐老师:(激动地)不,我不爱他,我从来没有爱过他。但我深深地感激他,永远感激他。当年我未婚先孕,谁也看不起我。我想去找你,可又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单位要我交待,领导天天找我谈话,我成了伤风败俗的女人,被所有的人耻笑。是他,一个普普通通的翻砂工人,坚决地站出来维护我;你知道吗?我曾经自杀过,是他把我从死亡边缘挽救回来。(哽咽地)结婚以后,我们有过孩子,他说家里经济困难,养不好两个孩子,他只想全身心地把这个孩子养好……是的……他脾气不好,经常会打孩子,但他爱孩子,孩子也爱他……你明白吗?孩子是他的,不是你的,我的生命,孩子的生命,都是他给的。你能用钱买来商品,你能用钱买来生命吗?(语气放缓)当年,我们年轻过,我们冲动过,我们有勇气做,却没有能力承担责任。如今,我们知道了责任二字的份量,可我们已不再年轻了。亲爱的,你应该知道,我们已不再年轻了,我们不能再重复年轻时候所犯的错误,因为我们已经不能再用年轻做借口了。亲爱的,我说得对吗?
  眼镜子:(虚弱地)我要你们跟我走!
  徐老师:(坚定地)不!
  眼镜子在徐老师面前跪了下来。
  眼镜子:求你了,亲爱的,求你了!
  徐老师:(惊慌地)快起来,我的学生过来了,别让他们看见。
  第二场
  场景同前。小美急匆匆地在前面走,大兵在后面跟。
  小美:喂,你怎么那么讨厌啊你?你老是跟着我干什么?
  大兵:求你了,帮个忙吧。
  小美:你找别人吧,这样的缺德事我不会干。
  大兵:你就再帮我一次嘛。这是成人之美的事,怎么能说是缺德事呢?
  小美:你要和我假装亲热?
  大兵:假装的。
  小美:你想让莉莉吃醋?
  大兵:这是不是个好主意?
  小美:你很能琢磨女人的心思啊。
  大兵:你觉得会有效果吗?
  小美:这还用问我吗?女人的弱点,你都摸透了。
  大兵:那你就帮帮我吧。
  小美:我为什么要帮你?
  大兵:因为我们感情最好。从前我们在一起时……
  小美:别提从前,你还好意思提从前?你们这些臭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大兵:为什么这样说我?
  小美:你自己心里清楚。
  大兵:(委屈地)当初是你自己不愿意的。你承认吗?
  小美:我承认。
  大兵:你看不起我,你讨厌我,你承认吗?
  小美:我承认。
  大兵:那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小美:(带哭腔地)我那是在考验你。我怎么会想到你那么经受不起考验,一下子就投入别人的怀抱?我怎么会想到,你这个一天到晚研究心理学的天才,竟会连我的心都看不出?(语调平缓地)也许,是我以前太高估男人的智商了,男人吧,既花,又傻,没有几个经得起考验的。今后我要真爱一个男人,我再也不干傻事了,(哭泣)我再也不考验他了,再也不了。
  大兵:(愕然地)天啊?你说的是真的?
  小美:(痴迷地)跟我说,你不爱她!
  大兵默默无语。
  小美:(狂热地)说你爱我,就说一次,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听你亲口对我说一次。
  大兵冲动地把她搂入怀里。
  大兵:是的,我爱你!我最爱的是你!
  莉莉和甜甜上。大兵最先看到她们,连忙把小美推开,四个人互相望着,目瞪口呆。
  小美恍如从梦中醒来,她歉疚地走到莉莉身前,深深地向莉莉鞠了一躬。
  小美:对不起!
  小美掩面而下。
  甜甜担心小美出事,连忙追去。
  甜甜:小美!小美!
  莉莉和大兵四目相对。
  大兵:对不起!
  莉莉眼里含着泪,什么也不说。
  大兵:请你原谅我。我是一时冲动。
  莉莉:原谅?你做错了什么吗?你好象并没有做错什么。
  大兵给莉莉跪下。
  大兵:对不起!
  莉莉:(拉大兵起来)用不着这样,你起来吧,什么也不用对我说,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有些事,我已经想清楚了,就这样吧。
  大兵:你说什么?
  莉莉:就要毕业了,一切本来就要结束的,不是吗?早一点,晚一点,又有什么呢?老师说得对,人是自由的,但人不能仅仅享受自由的权利,而忽略了它带来的责任。既然我们都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去承担这个责任,我们就不必轻易承诺什么。我已经想清楚了,我不会为此难过。
  大兵:一切都结束了吗?
  莉莉:别说话,听,歌声好听吗?
  远处传来歌声《当我们年轻时》。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品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小品剧本网www.xiaopinjuben.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关于我们 | 专业代写剧本 |交易方式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信息

小品剧本交易QQ:870671008    剧本交易联系电话:13715619157

备案号粤ICP备10031244号